您好,欢迎您访问广东中保维安保安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中泰分公司!
中保维安
热门关键词:
东莞保安公司|
东莞保安服务公司|
东莞市保安公司|
东莞保安服务有限公司|
东莞市保安服务公司
首页 » 中保维安资讯中心 » 行业动态 » 东莞一保安凶残成性虐打4岁女儿至死

东莞一保安凶残成性虐打4岁女儿至死

发布日期:2011年8月18日 来源:www.dgbaoan.net 已浏览1841次
都说虎毒不食子,但在东莞高埗三联村,8月15日就发生这样一起人伦惨剧。一名年仅四岁的女童,被她的亲生父亲虐打至死。起初,这名在高埗佰鸿电子厂担 任保安班长的父亲,谎称女儿是喝多了辣椒水,是被辣椒水毒死的。但等民警赶到医院掀开女童的衣服时,惨象让民警都震惊。女童全身没有一块好的皮肤,四肢都 是块块的淤青色,更让人发指的是,女童的身上还能见到不少烟头烫过的痕迹。目前该保安班长已被刑事拘留。

“我都听到了好几次,小文哭着求饶的声音,叫‘爸爸别打了,我会被打死的’。”

———隔壁的邻居说,每次打孩子时,徐文辉都是将门锁上,加上徐脾气大,没有人敢去劝。

守门保安至今还在怀念,刚来时的小文,虽然也时常遭到殴打,但小文会用红一块青一块的小手帮他捶背。看到四肢青紫一片的小文,保安心疼地说“不帮我捶了,你还受着伤呢”。

南都讯昨日下午的高埗三联村,一场短暂的大雨过后,天气依然炎热。高埗佰鸿电子厂周边的多家店铺的老板都说,这些天,电子厂保安打死女儿的消息,在整个三联村都传遍了,几乎是人人都知,但都不知道具体的详情。

村民直叹孩子可怜

几名在树荫底下乘凉的本地摩托司机说,打死女儿的保安确实是佰鸿电子厂的内保,而且还是名保安班长,住在工厂为员工统一在工厂外租好的出租房里,而惨剧就是发生在工厂外的这栋出租房里。

在紧挨着高埗佰鸿电子厂的一大片出租房外,许多的村民坐在榕树底下聊着天。聊天的村民都知道榕树旁边第三栋出租房便是当日惨剧发生的地方。“都 说虎毒不食子,更何况是人,真是连动物都不如”,已经是孩子妈妈的村民叹息地说,可怜啊,可怜啊。一些住在巷子口的村民回忆,女童活泼可爱的样子,只是如 今,已是天各一方。

女童5月份才来东莞

在村民的指引下,记者找到了事发的出租房。这是一栋五层楼高的出租房。一名穿着制服的保安正在出租房一楼唯一的大门口处,边看门,边做些手工 活。据这名王姓保安说,电子厂的宿舍不够,就在工厂不远处的三联村里,租下了整栋出租房,里头住的人全部是电子厂的员工以及家属。“只有在工厂担任一定的 职务才能住到这里来的”,保安说。

王姓保安说,将女儿虐待至死的男子,名叫徐文辉,今年32岁,是四川资阳人。退伍之后,便来到佰鸿电子厂上班,至今已经11年了。由于徐文辉在 电子厂担任了内保班长一职,再加上在同厂的妻子胡红梅也是车间的一名班长,两人被工厂安排住进了这栋厂外的出租房里。两人的出租房就在二楼的212房,与 王姓保安的房间正好对着。

王姓保安与徐文辉共事5年多,又是邻居。据王姓保安说,四年前,徐文辉夫妇俩在石碣人民医院生下了女儿小文。为了不影响工作,在小文8个月大的 时候,徐文辉就将女儿送回资阳老家。由于徐文辉自小父母双亡,只得将小文送到了岳父岳母家。此后的四年,就从没有见到过小文来过东莞。直到今年5月底,已 经4岁多的小文才被徐文辉接回东莞。

几次撞墙声后孩子哭声停了

除了小文之外,徐文辉还生有一个儿子,今年2岁,同样是被他送到了老家的岳父岳母家,之后也是没有来过东莞。据王姓保安说,在小文来的前两天, 一切还好,徐文辉也有带孩子出去玩,也给孩子买衣服穿,买零食吃。但到了第三天,出租房里就传来了打骂声。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,打孩子的频率逐渐多了起 来,到了这个月,几乎天天都打。

直到8月15日中午12点。先是徐文辉的妻子胡红梅回家,看到被锁在阳台外的小文,将味精、食盐、辣椒油等作料全部倒在地上,混在一起搅拌。胡 红梅朝小文就是两个耳光,因为房门没关,对面的邻居听得很清楚,耳光的声音很大,小文当即哭了起来。这时,徐文辉回来了。他把门狠狠地关上,隔壁的邻居接 着就听到连续的几声撞墙的声音。

212房隔壁的邻居接着就再也没有听到孩子的哭声了。这时,212的房门打开,信号不好,徐文辉站在房门口拨打120的求救电话。邻居们问出了 什么事情,徐文辉说孩子吃多了辣椒油,被毒死了。但邻居探头往里望去,只见小文两眼流血,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床上。徐文辉将小文抱起跑到楼下,有电动车的同 事连忙将他们送去高埗医院。因为孩子的病情太重,高埗医院接着又将孩子转去市人民医院。抢救了两个小时后,小文还是离去了。

警方说法

细心民警发现异样 探查医院查明惨剧

昨日,据高埗公安分局的负责人说,孩子被打死当天,警方并没有接到报警,是细心的民警发现异样后揭开的真相。

据介绍,8月15日下午3点多,徐文辉夫妇俩来到冼沙派出所办理用于销户和尸体火化的死亡证明,民警对夫妻俩进行简单的问讯。“当时夫妇俩都说是女童喝多了辣椒油被毒死的”,该负责人说,负责登记的民警心细,察觉到可能有问题,便让同事悄悄去了趟市人民医院。

在医院,医生告诉民警,女童的身上有许多伤痕,掀开女童的衣服,还能见到一块又一块的淤青。更让人震惊的是,女童的四肢上还能见到许多烟头烫过 的痕迹。民警感觉到事态严重,便趁徐文辉夫妇在派出所办证之机,赶到他们的出租房进行调查。邻居们都反映平时徐文辉经常虐待女儿。后来,警方又对女童的尸 体进行法医鉴定,排除了徐文辉所谓的“喝多了辣椒油被毒死”之说,经鉴定,女童确实是被生父徐文辉虐打至死。

目前,高埗公安分局已经对徐文辉刑事拘留。
记者调查

女童坐姿不对 都要挨顿拳脚

这是怎样的一家人?记者在高埗三联村采访时,所有的受访者均对小文的遭遇表示同情,对她父亲徐文辉的残忍和母亲胡红梅的冷漠表示愤慨。

徐父:独来独往脾气火爆

据徐文辉的同事兼邻居说,徐文辉在工厂里几乎没有朋友,是个独来独往的人。每天一下班,就直接回到住处,而后就将门关上。这几年间,从来没有一个同事进过他家的门。

同事吃饭喝酒唱歌,也从来不叫徐文辉。“他其实不仅对同事是这样的,对亲人也是如此冷漠”,徐文辉的同事说,虽说一双儿女送回了岳父岳母家,但 除了按季度将1500块钱的生活费寄回老家,打电话询问钱是否收到外,其他时间都不会给家里人打电话。因为少打电话,徐文辉给手机充100块钱话费,可以 用上半年。

此外,徐文辉给众多同事留下的共同印象是———脾气火爆。徐文辉在电子厂里担任内保班长一职,每天都要去车间,督察是否有员工偷懒,经常可以看 到他与员工发生争执,以致后来发展到没人敢跟他说话,生怕话不投机,就会拳脚相向。对诸事要求严格,这是徐文辉给众多同事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好印象。也正因 为此,工厂才将他提拔为班长。

小文:被毒打的理由很离谱

对于徐文辉的妻子胡红梅,邻居们说,胡红梅生性懦弱,不喜欢讲话,但比较勤快,做事利索。工厂也就因为看中这点,将她提拔为车间班长。对于四岁 多的小文,邻居们说虽然接触不多,但能感觉到,小文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,脸红通通的,嘴巴比较甜,碰见熟人就会喊叔叔阿姨。但这些优点,在徐文辉看来,却 狗屁不是。

考虑到要读幼儿园,今年5月底,徐文辉将孩子从老家接回东莞。“他对孩子要求特别严,规定一天必须学会写一个字,可孩子从小就在年迈的姥爷家度 过,没人教,哪那么快学会啊”,王姓保安说,小文不会写字,就会招来一顿毒打。徐文辉甚至让妻子打电话回家,痛骂岳父岳母一顿,没把孩子教好,到四岁了连 个字都不会写。

夫妻俩上班时,就将小文锁在出租房里。玩是孩子的天性,小文将出租房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,中午徐文辉回家,看到满屋杂乱,又是一顿暴打。“我 都听到了好几次,小文哭着求饶的声音,叫‘爸爸别打了,我会被打死的’”,隔壁的邻居说,每次打孩子时,徐文辉都是将门锁上,加上徐脾气大,没有邻居敢去 劝。

更为离谱的是,小文看电视的姿势不对、吃多了零食,这些生活小习惯都会招来徐文辉的拳脚。因为要洗好碗赶着去上班,徐文辉还限定了小文吃饭的时间,必须赶在大人放碗之前吃完饭,否则就要收碗。“哪里有孩子吃得过大人”,邻居们说,小文因此经常饿着肚子。

徐妻:见丈夫打孩子不制止

为防止住处被翻乱,徐文辉就把小文锁在阳台上。“在小文来的第一个月,还能看到徐文辉把孩子带出来,但后来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孩子走出过出租房的大门”,楼下的守门保安说。

守门保安至今还在怀念,刚来时的小文,虽然也时常遭到殴打,但小文会用红一块青一块的小手帮他捶背。看到四肢青紫一片的小文,保安心疼地说“不帮我捶了,你还受着伤呢”。在姥爷家时,小文渴望回到父母的身边,可好不容易生活在了一起,父母又残忍地让她永远离去了。

昨日下午,212的房门渐渐打开,一张消瘦的脸庞露出,眼睛已经哭红了。她就是胡红梅。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。“现在很伤心,女儿走了,老公被拘留了,我不想说话”。邻居们说,徐文辉殴打小文时,妻子胡红梅都有在,但从没见她制止过。

(友情提示:本站有些文章来源于互联网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;我们尊重原创。如有侵权请速告知我们小编,我们编辑人员将立即删除;小编电话:13662500290(微信同号)QQ:2091435259;邮箱:2091435259@qq.com;)

相关资讯
推荐服务
定制保安服务
个性保安服务
临时保安服务
皇家特勤保安服务
推荐服务